一块川辣五仁味的趣多多
http://bulaoge.net/?quduoduo

(鬼方赤命X赑风隼)《新梦》




鬼方赤命这会没有戴那顶高大的翎冠,炽烈的红发简单的束了马尾,脸旁还有几缕发丝垂下,微微遮挡了几分那些眼底泄露出去的煞气。

打造好的戏台空荡荡。

他等的那人还没来。

伸手拿起那把小羽扇,握在手里,仿佛是鸟儿被折下的半片飞翼。从冠顶上那颗头颅秀丽的面孔上划过时,动作轻轻的,带着残忍的美感。

柔软的扇尖从内眼角撩过,顺着高挺的鼻梁往下,又到那似笑非笑的唇角。

这人貌美中好似带着天生的富贵,就是唇太薄,心太窄。

怎么就不能屈服在自己之下呢。

谁又记得饥寒交迫时,天上下了雪,这人手脚发凉呀,他就把那人抱在怀里,互相取暖。

明月为证,你说我忘恩,那便是吧... 自古便是强者居上,但若是赑风隼说出的无能借口,牵强些,也是无妨的。

鬼方赤命撑着额边,侧着得眼神悠长,打量这颗诡异又美艳的头颅,怎得也看不够。

前方戏台上少了人唱戏,帷幕的色泽再飞扬,始终带着凄凉鬼森的意味。

可都是死过的人,谁又怕谁呢。

烈酒入喉,意识却越来越清醒。鬼方赤命眼帘半垂,好像听到这片漆黑的空间里传来一声嗤笑。

又短又促。

 可周围的空气平静的很,一个生人也无。

鬼方赤命伸手去摸赑风隼的面孔,冰凉凉的,好像还带着散不去的沉朽恨意。

相触的地方,阴冷冷的。然后,冷意一重又一重的缭绕在他的指尖上。

像那声烟云似的嗤笑,尖锐,偏刺得人心脏发痛。

点了点这人的额头,鬼方赤命心里不屑,有什么好笑的呢。收回指尖在唇上抹过,尝到一点曾经漫洒在杯口的酒意。

他想,我在等你啊。

牢笼都已为囚鸟编好,鸟儿为何还不归巢?




——————————腰斩版——————————————

剩余肉渣链接(赤命X赑风隼)《新梦》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