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川辣五仁味的趣多多
http://bulaoge.net/?quduoduo

(素还真X齐天变)《白日梦》

素齐这个系列就算完结了,哪怕根本没人觉得这是系列233333反正就是素素是监护人,猴子高中生这个系列,从同居到白日梦都是。如果再写也不是这个设定了。最后,夏天到了,祝大家心情要和天气一样晴朗~

————————————————————————————


新公园修好了,铺得地砖干干净净的,没有人踩过,但是齐天变经常来,熟门熟路的在里面逛起来。

没有管理员的时候,他只需要轻轻越过公园的围墙,就能独享这片尚能静谧着的所在。

夏天到了,树木郁郁葱葱的,天上的光白茫茫的笼罩着人,齐天变眼睛睁不开。他漫无目的的向前走,斜背包上几个白色的英文字母上时不时有树影经过。

脑海中疑问,素还真为什么还不来呢。

会不会是翻不过来那堵围墙?应该没有这么笨吧。

木质的小房子是空着的一个个摊位,还有未尽的油漆味,似乎在等待未来的热闹。齐天变想,以后等公园开放了,他就来这里给素还真买冰淇淋吃。

或者素还真买给他也行。

公园正式开放,那个时候正好是暑假快结束了。

有小鸟的翅影在白光中一闪而过,拂动了树叶。

齐天变视野越来越模糊,左右也等不来素还真,心中渐渐焦急起来。低头看到鞋带散了,他想,再给素还真一个系鞋带的时间好了。

他蹲下身子,把鞋带打散了,撑平,又对齐,细细的各绑了一遍。绑得再慢再细致,素还真还是没来。

齐天变只好去找素还真。

跑遍了公园每一寸土地,都不见素还真的踪影。素还真向来事忙,但约好的事情,他会守约。莫非真得出了什么事情?

齐天变想了想,感觉素还真是在公园的,因为他的鼻尖总是有股淡淡的素还真的气息,是很淡雅的莲香。

淡到好像天光再强烈一些,就会被蒸发殆尽。

于是,他很执着的在公园一直得找。跑了很久,满脸都是汗珠,整个人都是疲累的,这种热感让他虚弱,似有千钧力拉着他,身子沉坠坠的往地上跌下去。

然后,齐天变就醒了。公园,草叶,阳光,都是梦里的,素还真不来也是梦里的。

齐天变裹在被子里的身体动了动,旁边没有人,床上只有他一个。睡醒了还是很累,嘴唇上起了一些微末的干皮,齐天变抿了抿唇想润一下口舌,但是没有什么用。

抬手摸了摸额头,齐天变想,他可能是发烧了。

坐起身来,外面正是白天,现在可能过了中午。窗台上,素还真种的绿萝长的很好,光洒在那片绿意上,风一吹,生动的好像会说话一样。

齐天变把空调关了,想找点药吃。因素还真不在家,他找起来有些费劲,找到后,意外的严遵说明书吃了药。

他从前都是随便吃得,甚至不吃,因为齐天变一直觉得小病都不算病,但现在他想早一点好。

沙发上的书包里放着他的暑假作业,好多好多卷子。他突然想起,素还真之前问他,想上什么大学。他拍着胸脯豪言壮语,定了目标。素还真虽然打笑,但齐天变是真得想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遇到素还真之前,他没有人管,眼里无法无天,说不定就那么混完一辈子了。

素还真在他生命里是很重要的存在。

非常重要。

齐天变想,素还真一定不知道他对自己有那么重要。

把重重的书包拿到书房去放好。书房里有两个四层书架,快要放满了,大部分都是素还真的书,近来有些日子没有被拿出来翻阅过。

书桌上还有两本没有收起来,其中一本有些厚。

资治通鉴。

齐天变对历史不感兴趣,但还是拿起来翻了翻,只觉得有些甜腻腻的巧克力香气若隐若现。有皱皱巴巴的金色锡箔纸被展平了压在书页里,小小的金色方片,很可爱。

齐天变用白皙的指尖拨了拨,下意识把书抱在怀里,素还真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呢。这里面每一张都是他无聊时展平过的。

原本是想留下来做假巧克力恶作剧的,还以为被丢掉了。齐天变嘴角动了动,很想问素还真干嘛留这种东西。

可是对方不在家,问不了。

因为,素还真死了。

啊。

心脏痛得一缩,忽然想起不愿面对的现实叫他鼻头猛得变酸。齐天变自认不是很想哭,他性格是很坚韧的。可有些液体就是在眼眶里盛不下,往外流。

一时间,他那年轻好看的五官都皱了起来,细窄的腰背渐渐地弯曲下去,想要忍住这种突然汹涌起来的感觉。就像是澎湃的海潮,苦涩的海水,拍打在被侵蚀过的岸岩上,打出空响,漫过了临界限,让他潸然。

连怀里抱得这本书,好似每个棱角都有锋锐,把他的心戳得千疮百孔,每个伤口都痛得不行。

还记得最后那时候,他觉得天地都乱了,素还真在隔离室里,好多名医都来为他问诊。

他不能进去。

在医院走廊上,内心充满焦急与担心。体内蔓延的是无能为力的挫败,还是舍不得?想到舍不得这三个字,齐天变又有更多难过的泪水扑簌簌的掉下来,粉嫩的脸蛋被打湿了一大片。

大家都觉得素还真的病哪怕再严重,终究会好起来的,每个人都尽力挽救,他也十分笃定。可后来,他终究是和素还真在这个世界上失散了。

齐天变埋头,想克制现下这种不男人的狼狈,费尽力气的,好像作用不大。

寂静的屋子里有冷冷的滴答声,伴随着无声的压抑。齐天变觉得喘不过气,好像被某种情绪扼住了喉咙。

夏天的屋内充斥在他周身的尽是寒意,明明体温病到超标,大概是因为屋子的主人少了一个,太空了。

以后他要一个人过了。

齐天变对素还真是很单纯的。只是想要永远跟在素还真身边,和他一辈子下去。

头昏昏沉沉的,但齐天变很是明白,方才在睡梦中的不是白日梦,这才是白日梦。

现在梦结束了。

评论(1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