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川辣五仁味的趣多多
http://bulaoge.net/?quduoduo

(素齐)《守岁》

情人节还在写除夕,我有点点那啥。咳咳咳,【笑CRY】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づ ̄ 3 ̄)づ。还有新年快乐!!!!!

这个CP总是在写段子,虽然长了点,所以也没啥主题。

————————————————————————————



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春晚的歌舞表演。

齐天变打了个哈欠,侧头一看,素还真已经睡着了,还是把头靠在他肩上睡着的。

两人平常可没有困这么早。

可是越到过年,越发忙碌,齐天变也帮忙跑前跑后。

垂眸打量,素还真穿着紫色那套家居服,灯光下显得皮肤更白了,闭着眼睛,额前有点碎发微曲。

齐天变觉得心脏变成了一个容器。只要看到素还真,其中装得某些情绪就会累多一点,随着胸腔一起一伏,柔波潮水涨上来。

快要窒息。

电视里换了一对主持,声情并茂的说着祝福,却都盖不住他的心跳声。这震耳发聩的扑通扑通的跳动声,会不会把素还真吵醒?

那也活该。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齐天变动了动身子,却又止住了。要这样长久坐着不动真得有点难为他。

齐天变想起买来放在车里的烟花爆竹,脑子里又开始计划怎么去玩鞭炮。

思绪漫散渐远。

今年是猴年,以前素还真也调侃过他是压在山下的孙悟空。想来,如果自己是威风凛凛的孙悟空,素还真是唐僧,那还有的人会是谁?

屈管家是沙和尚,秦假仙是猪八戒,河图是龙马,想到这里齐天变脸上漾出个笑容。

嗯,大家一起去西天取经。

困意似乎也能传染,齐天变的眼帘一点点低下去,再也睁不开。

等他被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惊醒的时候,头已经滑下去贴着素还真的胳膊了,对方正拿着手机发红包抢红包。

“我记得,你要少吃点巧克力吧。”素还真这带着笑意的话,似问非问,很随意,很肯定,却叫齐天变莫名。

他怎么知道我吃了巧克力的?

“你怎么知道...”竟然下意识就问出口了。

“咦,不可说,不可说,只可意会。”打断疑问的话语饱含深意,说话之人还用手指摸了摸下唇,刻意暗示一二,让人浮想联翩。

然后,素还真就起身去换衣服,齐天变陡然没了借力的地方,坐在沙发上一个趔趄,完全醒了。

齐天变独自坐在沙发上,好像想到什么,脸上热辣辣的,抵起柔软的舌尖舔了舔牙床,想要确认有没有外来者偷偷闯入过这里。

等素还真换完衣服,看着歪着头尚未回神的齐天变,叫对方穿上外套,带着人出门去了。

开车找了个空地,本来中午跃跃欲试,想要拿着鞭炮胡作非为的齐天变,这会心里揣了个小猴子一样,收敛不少。

天上的烟花铺满一方夜幕,层层叠叠,开了又谢,缤纷灿烂。而齐天变买得更多的是鞭炮,点出来实打实的响,好在素还真地方选得好,不太扰民。

齐天变直到放完鞭炮回到家里还在想那个问题的答案。

疑神疑鬼的,好像齿间真得多了一股莲花香气,顺着喉头直冲心间。

等过吃过饺子后,春晚已经结束了。在餐桌旁,坐在椅子上的齐天变给大家发完拜年信息,才最后对素还真说:“新年快乐。”

齐天变犹豫了一下又问:“素还真,你,你到底怎么知道我吃巧克力了...”

这巧克力可是他自己买的几颗,谁也不知道,虽然他吃得光明正大,但是素还真并没有看见。

“嗯,我若告诉你,你以后会每天早晚都去刷牙吗?”

“男人晚上刷什么牙。”

反驳得豪迈又理直气壮,完全忘记有过牙疼的事了。

素还真眉一扬,表示作罢,谈判破裂,准备转身走开的时候,膝盖被齐天变突然从侧面伸过来的长腿一勾。

脚步一滞,回头看见齐天变很勉强的样子:“好吧,你这个人真是不干脆,这都要讲条件。”听到这话,素还真心里笑,到底是谁不干脆,想得又多呢。

齐天变这样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人,其实恰恰相反。

更是重情。

素还真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红包,捏着齐天变的指尖,展开对方手掌,神神秘秘的放到对方手里。

“新年快乐,还有,答案在这。”

不知又卖什么关子,齐天变打开写着大吉大利的红包一看。

里面是几张被压平整的金色的锡箔纸,上面还有巧克力的气息。

分明是他饭后偷吃的那几个,哦不,光明正大吃的。原来是糖纸被这人捡到了。

“......素还真!”

“如何,堂堂男子汉要赖账了吗?”对方很是无辜。

齐天变无言以对,突然想起来,早先他是想在素还真拖鞋里放鞭炮的。不禁咬牙切齿,只恨忘记留一点了,居然被素还真之前放光了。

此人真奸猾。

评论(1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