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川辣五仁味的趣多多
http://bulaoge.net/?quduoduo

(素齐)《取暖》

真得好冷啊_(:зゝ∠)_好想去冬眠。其实这只是个废话连篇的段子。

——————————————————————

寒潮来袭,从昨日半夜就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

早上看天气预报才知这两天可能会下雪。

齐天变放下手里的热牛奶,对着空气哈了一口气,果然有白雾。觉得冷冷的,极需要热量,便到厨房去给自己又切了块小角度的提拉米苏。

今天家里暖气停了,所以才这么冷。

等素还真从外面回来时,齐天变罕见的在做作业。

也是,对方的假期并不算长,比起作业的话。虽然窝在床上,看起来不太正经,但行为是值得肯定的。

用得是平常在床上打电脑游戏的木质折叠书桌。

桌上除了作业本,课本,文具,牛奶,还有白碟子里的可可蛋糕,金属小叉子搁在盘边,已经吃了一半。

齐天变正专心致志地拿黑色水笔在语文书上画猴子,见素还真回来手下一顿,不小心把猴子的眼睛画成了豆豆眼。

他故作镇定的轻轻翻过去这页,把猴子盖住,看向走过来的素还真。

“这么慢才回来?物业说暖气什么时候恢复,真是太冷了。”说完,还放下笔,活动活动冻住的手指。

素还真正在解围巾,将其挂在衣架上,侧身凑近了一看,崭新的语文书,连页角的卷都没有。

这页正好是文言文,眼睛一扫,信手点点其中一句,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恰好对上齐天变题卷上将要填的空。

齐天变低头赶紧把空填上的时候,素还真正在喝他杯里的牛奶。

“呼,可能晚上之前会恢复供给的吧。”牛奶暖洋洋的,喝进去暖了肺腑,素还真呼出了一口气,才回答齐天变问得事情。

素还真放下杯子,挤上床并肩靠着齐天变。这字真得难看,也就能认出来是个什么字了,一上午居然连半张都没写完。

太慢了,需要督促啊。

床突然陷下去一块,齐天变抬头看看素还真,素还真对他一笑。

这笑容。

叫他原本要说的事情一下子忘记了,只好闷头做题。

过了顷刻,齐天变还是忍不住挑眉:“额,这个桌子一边坐不下两个人啦。”

被人看着写作业的感觉古古怪怪的,齐天变浑身难受。

更何况素还真今天好像很闲,也不去书房,在旁边不知要坐多久,翻着他的课本,害得他下笔越来越艰难。

齐天变叉了块蛋糕送进嘴里:“枯燥的课本有什么好看的。”

“还好,还好,很有意思。”

素还真面带微笑合上数学书,齐天变一定记不清自己在这本课本上画了几个小人。

“闲来无事,下午我陪你吧。”素还真转身去换了件家居的衣服。

听到这话,齐天变在心中哀呼。

他只是心血来潮,随便写写的,本来还约了河图下午上线打游戏的。

摸了摸枕边的笔记本,瞬间,心也凉了。

素还真回来时,就改坐在了对面。

对面的被子被撩起了一点,绵软蓬松的被子里多了一个人,有些冷气便灌了进来。

齐天变缩了缩腿,却撞到素还真的膝盖。

两人的腿交错在被子里,齐天变下意识想换个姿势,挪来挪去却施展不开。

然后脚踝突然被捉住了。

抬眼望去,素还真的表情竟然有些苦恼。

“桌下狭窄,还是不要再乱动了。”

微凉的手箍住他温热的脚腕,拉着他,把他的小腿搭在了另一条不属于自己的腿上。

隔着衣物,两人体温互相传递。

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那次伤了脚,素还真给他上药油的事,齐天变不自在得还想动,连另一条腿也被对方的腿压住了。

一时间,莫名有种交缠在一起的耻感。

就像两株极近的树木,彼此相对,暗藏在地下的根系却缠绵交错。

屋外的天是朦胧的烟灰色,雨滴聚集在玻璃上,浸湿了窗沿。室内再安静,齐天变也静不下心了,而且素还真还会偶尔跟他说说话。

齐天变已经忘了冷这件事,因为渐渐有热意聚集到了他脸上来。

只要腿稍稍一动,就会产生一种暧昧的摩擦,这时素还真就会用一种再自然不过的眼神询问着他。

何事。

暗叹一口气,齐天变内心辛苦,颓丧地趴埋在桌上,闭着眼,脸贴在冰冷的桌面上,想要降降温。

素还真正拿着铅笔不知在对方课本上做些什么,他只听见笔头在纸张上划出沙沙的声音。

然后,这声音便顿止了。

素还真的手,轻轻地落在他耳尖,竟然来回摩挲了一阵。

对方指尖激得他心里一紧,揉得耳朵泛了红,那股热流四处流窜,连眼睑都跟着微热。

鸵鸟状的齐天变睁眼,昏暗余光中看到先前写得那句,银瓶乍破水浆迸。

不能更贴合他当下感受了。

心脏在胸腔里怦然着,血液在血管中涌动,全身都意识着素还真那只手带来的触感。

先是轻轻一拂,然后就徘徊在那耳尖,捏了捏,又揉了揉。 

素还真低头看去,齐天变将头埋在双臂间,有几缕发丝顺着白皙的脖颈,蜷缩在后领口,也顺便将发丝勾了出来。

手心的发丝还带着对方身体的温度。

“你的耳朵沾上笔油了。”

越过半张桌子的素还真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只是离得有些近,近到可以看清齐天变脸上细绒。

其实,他也很想帮齐天变,擦一擦脸上的红晕。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