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川辣五仁味的趣多多
http://bulaoge.net/?quduoduo

(素还真X齐天变)《单车出游》

元旦快乐!!!!!!又是新一年,2016年了诶!!!
——————————————————————————————————————————




素还真和齐天变在久未用的车库里找到一辆简单的白色自行车还是很满意的。

假期有三天,他和素还真到了这个郊区的房子度假,想要四处转转。

楼下有个小花圃,种了些花草,从寡淡的阳光中显示出一股坚韧的生机来。院角落还有株不起眼的腊梅,虽然含苞却已经幽香浮动,让人怎么都不会忘记它的存在。

这栋双层小楼外有一片树林,林中顺着干净的柏油路过去,可以走到湖边,沿湖堤岸正好有一条适合骑行路线。

“只有一辆车,公平起见,咱们换着骑好了。”

说话时,素还真试了试车铃,拨出叮铃铃的声音,车还是新的。

“那我先。”齐天变要抢先,却不料素还真已经在座上坐得稳稳当当了。

齐天变抓着素还真胳膊,不上去,他才不坐后面,太无聊,而且那不就被素还真牵着走了吗。

“嗯...不愿意吗。那我自己去好了。确实,你留下来写作业更好一些。”素还真似乎很好心的真诚建议着。

“切,那点作业我分分钟...”齐天变眼睛下意识睁圆了一些,把抄完两个字忍住了,险些说出来。

接着眨了眨眼睛,想要遮掩过去,推推素还真肩膀,语气潇洒:“走吧走吧,算我让你好了。”

“哈。”

素还真笑了声,对齐天变反应不置与评价。让齐天变坐在后座上,踩了脚蹬晃晃悠悠就骑上了那条宽坦的马路。

齐天变侧坐在后座上,一开始总觉得别扭,挪来挪去才找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一手扶着素还真的腰,还要收一点腿才行。

路边的是杨树。

冬天的阳光穿过青叶,糅杂在微冷的风里,好像还在秋天一样。

空气清新,上午的薄雾被吹得消匿,天很是晴朗,还有鸟鸣从郁葱的林深处传来。光晕落在身后不断远离的路面上,洋洋洒洒漏了一路。

齐天变觉得素还真骑得太慢,稳稳当当的,但他的视线刚好可以细细的经过这沿途的风景。

素还真对着前面,开口跟齐天变介绍了这边的风景。为了叫人观赏,路修得弯绕岔路也很多。这里他比齐天变要熟,若是叫对方来骑,说不定会迷路。

到了快湖边时,有颗独列的高耸老松。青松峦峦随风起伏,枝干昂扬,松下还有专待人休憩的木质长椅。

素还真特意停了一下。

他很喜欢这棵松树。

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脑海中闪过这句话,回头看了看齐天变带着未褪的稚气的脸,心中畅怀一叹。

唉,何当凌云霄啊。幸得是,虽未至凌云,但小松已经渐出蓬蒿了。

齐天变也起身站了一会,去捡了个松果子回来拿在手里把玩。再坐回去时就不再侧着坐了,而是跨坐。

以他双腿的长度,坐在后座上踩踏前面的车蹬是绰绰有余了。素还真踢了踢齐天变占位置的脚,对方没有让开。

“我来骑,你导方向,这样总可以吧。”齐天变得意,他以前看到同学这样玩过。

素还真觉得有点幼稚,但是这么玩,似乎有意思的地方又超过了这些幼稚。

“那素某,就把性命交到你的手上吧。”素还真犹豫,抬头对天夸张的叹了句。

“你放心,我一定保护你周全啦,有这么要命吗?”

齐天变反碰了碰素还真的脚,示意对方等会收脚。

用臂环住素还真的腰,双手交握,对方大衣上的扣子贴在他的掌侧,有些冰凉。

这样他不太能看不到路边景色,大半个视野都是素还真的后背。鼻尖下是清浅的莲香,带着一种温度。不同于冬阳那样遥远,就在眼前穿透层层布料,散发出来,从呼吸入侵到他的每一寸血肉中。

素还真扶了扶腰间齐天变手放的位置,让自己坐得更稳一些。

等自行车再次出发的时候,有些快乐的情绪顺着嗓子眼冒出来,莫名又抑不住的,两人都大声笑起来,吵醒这无人的幽径。

大概是一种合作与默契的乐趣在里头。

齐天变脚下踏得很快,素还真也灵活的转着车向,甚至没有按着路线去骑,直接钻进了树林里。

车轮压过绵绵的草皮,有些枯黄的碎叶碎得更加彻底,从草叶交错的间隙里彻底落了下去,成了它们来年的养料。

齐天变感觉余光中的天空流云舒卷,树影摆动,明媚的光线都被拉得长长的,飘忽在他们身后。一扇一动,像生了一双模糊的羽翼。

他们在林间飞。

爱到底是一种心情,还是一种方式。

齐天变对此懵懂。

他的头试着微微向前倾,不是要依上去,他可做不出来这样的动作,而是在素还真大衣背心的呢绒面上轻轻的印了一个吻。

比风还轻。

就像叶尖上拂过一粒灰尘,像远处飞鸟振翅的微流,像湖中白石桥下的红鱼曾经浮起又沉下。 

没有谁知道,除了它们自己。

素还真肩膀一动,背上绷紧两分,想要回头看看身后的人。他觉得方才好像发生了什么,又没有察觉到。

他的感官向来是很灵敏的。

一时分心,手下歪了几分就撞上了一棵树。

两人猛地颠簸,俱是一惊想要补救。结果自行车发出哐啷的声响,树上震出一点灰,连人带车都栽倒摔了下去。

素还真半个身子压在齐天变胳膊上面,齐天变一条腿还在车下面,自行车轮还在呼啦呼啦的飞速打着转,停不下来。

“你没事吧。”齐天变艰难坐起来,顺便把腿拿出来。

素还真动了动脖子,摔得时候齐天变的胳膊将他护住了,站起来拍拍灰土枯草屑:“我没事,你呢?”

齐天变扶起车子要起来,嘴里说道:“我没事...嘶......才怪。”几分懊恼,几分疼痛,一手摸着腰,感觉被什么东西硌到了,疼死了。

素还真也伸手去摸齐天变的腰,居然从对方兜里拿出来个裂了的松球。

“哎呀呀,你的口粮裂了。”素还真玩味道。

“什么口粮?”

“诶,你捡这个东西难道不是好奇能不能吃吗。”

“...”

“所以,说是你的口粮并不过分啊。”素还真没有丢掉,而是塞回齐天变兜里去了。

被说中心思的齐天变想要拿开素还真搭在腰上的手,紧接着,见对方面孔缓缓靠近他。

太近,使得齐天变忍不住侧过头去。

明明没有外人,这人却很小声的要他解惑。

“摔下车前,你...”

隐没的悄悄话带着些灼意的呼气在齐天变耳廓里徘徊不尽。

回程的时候,齐天变载着后座笑眯眯搂着他的素还真。一路上总觉得莲香的温度还绕在耳边未散,仍叫他耳尖有些发热。

连素还真同他说些什么,都心不在焉起来。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