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川辣五仁味的趣多多
http://bulaoge.net/?quduoduo

(素还真X齐天变)《一起去看流星雨》

冬至快乐,吃饺子了吗。所以其实是一起去吃饺子【。】咳咳。

好想看流星雨啊

———————————————————————————————





学校组织了节日活动,大家一起包饺子。难得不上课,气氛很活跃,当然也有借机请假不来的,但是不多。

齐天变穿了件蓝色的鹿皮外套,外翻的衣领和背后的帽子里层是雪白的细绒毛,看起来很暖和。脚上踩了双短靴,走动时金属拉链坠会晃出一点声响,那一哒一哒的声音和齐天变今天的心情很合拍。

班上的同学玩得很高兴,齐天变今天也很高兴,但是他的高兴和大家是不一样的。和同学一起包了一批七歪八扭的饺子送去食堂下锅之后,又挑了十个自己包地整齐一点的生饺子放在提前带来的食盒里。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嘴角总是忍不住要翘起来。

直到包饺子最后成了混战,齐天变就觉得有点不妙了。他今晚可是要去约会的。

漫天白色粉末飞舞,有起哄的,有反击的,人声沸杂,许多人都成了白面人,难以辨认出谁是谁。

若是平时他估计也是玩闹中积极奋战的一员,但现在齐天变打算拿着食盒开溜。不知谁眼尖,看见墙边一身完好的齐天变,高喊了一声。

忒,看招。

齐天变感觉灵敏矮身一躲还是挨了半脑门面粉,鲜亮的人变得灰扑扑。心中气闷,作弄他的多半是河图,过两天再找他算账。在洗手间擦了半天才勉强放心出去。

等素还真在校门口见到人的时候,忍不住笑出来。齐天变被冷水洗过的鼻尖被寒风一吹,有些泛红,脸上身上还有斑斑点点残余的灰面,这模样可真是有点傻。

但是嘲笑人果然是要招报应的。素还真一边感概,顺便扯过齐天变淡黄色的围巾擦了擦脸上的面粉。

“那要先回去一趟吗。”素还真觉得擦干净了才松了手里一直在被强烈拽回的围巾。

齐天变拍了拍自己的围巾,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八点多了,摇了摇头,晚上十点之后会有流星雨呢,他昨天就邀请素还真去看。

刚好今天是冬至。

素还真笑了笑,表示悉听尊便。

齐天变带着素还真去学校的车库方向,掏出车钥匙。上了车,素还真把对方递给他的食盒放在后座。发现后座上还有些吃的喝的,看来对方的约会计划很完满啊。

素还真便伸手在后面拿了一袋八宝糖,拆开拿了一颗蓝色。

圆圆的糖不小,把素还真脸颊撑起来了一点。素还真右手肘撑在车窗沿上,空调吹出得暖风卷了点车内香氛的气息,扑在面上,他就这样看着齐天变认真启动车子的模样。

“我的驾驶技术绝对放心。”齐天变瞥了一眼素还真,信誓旦旦打了包票,挂了档,踩了油门。

开得果然四平八稳,出了市内,车速就快起来了。齐天变打方向盘的动作行云流水,娴熟极了,素还真没有觉得半点颠簸,换了个舒服姿势,让白天劳累的颈椎得到休息。

“要听音乐吗?怎么不说话。”因为素还真说由自己全程主导,齐天变也想要竭尽所能的周到一些。

素还真看了眼导航,瞬间猜出车子正开向附近的一座山寺。说是山,却不是山,不怎么高,但确实是附近的高点。倒是别出心裁,素还真还以为齐天变会带他去另一个众所周知的天文爱好者常去的点。

“咦,你不是紧张吗?我这是在配合你啊,说好今天我配合你。”素还真诧异状,语气不解得叫人牙痒。

先前齐天变开车未出市内时,一句话也没说,满脸正经的样子很少见,居然有种特别的感觉。

“我怎么可能会紧张,那是,专注的注意交通安全好不好?市里面车比较多啦!”齐天变争辩时好像闻到一丝薄荷的味道,甜甜的,沁人心脾。

大概是素还真吃得那颗糖。

前面到了路口,齐天变减了速打了左转灯,也拿了颗糖,没看颜色,吃到嘴里才尝出来是蜜桃味。素还真和齐天变三两句的聊着天,很快就到了山脚下的停车坪上。

山上没什么高树,都是矮树丛,这也是齐天变选这的原因。

走在路上,两人头顶上是暗蓝色的夜幕,繁星镶嵌在天上,遥遥相映,织就成一片静寂的绚丽。四野无声,跟已经远离的城市形成极端对比,夜风漂起素还真和齐天变的发丝,这上山的石阶搭得有些迂回,叫人走得腿累,偶尔两人会互相搭把手。

等到了地方时,两人找好位置铺上垫子坐下休息。齐天变期待的抬头看了看天,什么都没有,已经十点了,他总觉得下一刻那些星星都会动起来。

齐天变看得眼都酸了,素还真却安然的靠在垫子上吃薯片。

“不急不急,该来时,总会来。”讲话慢悠悠的样子,像足了天桥上算命的神棍。

齐天变坐过去一点,把薯片咬得咔擦响,视线没有离开天上:“小熊座流星雨,这可是今年最后的流...诶,我好像看到了!”

素还真什么也没看见,淡定的拿纸擦了擦手,和齐天变一样坐直身体。

“你看到了吗?刚刚好像有一颗细细的白色,飘过去了。”

“嗯,我没看到,真可惜。”

素还真在暗夜里笑,心道那多半是齐天变的错觉,正要开口时,流星雨真得开始了。

辐射点周围蒙蒙的白光中,万千星子划出长短不一的光线,细细密密丝屡不绝的出现,快得转瞬即逝。

齐天变只觉得夜空边际树木昏黑的剪影也变得生动起来。

莽莽流星从他视野里经过,每一颗都有自己要去的方向,义无反顾的去向它们共同捐身的所在。时间的流速也因为它们而变得匆匆,齐天变已经忘了拿照相机来留存这些的痕迹。

天地如此浩瀚,他是那么的渺小,就像一粒地上的浮尘。那些星星在他头顶迸发着,燃亮着。不是虚无缥缈的,那些暗空的乍现的短暂星痕,是如此真实的触动着他。

他感觉那些流星都落在了自己的心底,连灵魂也跟着动荡。

素还真没有打断齐天变不舍眨眼怔怔的模样,只是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

转头凝视着齐天变的侧脸。

对方那澄澈的眸光深处耀映着一片广袤璀璨的星海。

然后,有一颗晶莹的星星脱出眼眶,顺着齐天变年轻的脸庞渐渐滑落下去,熄灭在黑夜里。

这时候有一个吻是很适宜的。无论是电影里,小说里,还是当下。

素还真没有动作,黔默着,思维从吻拐到了齐天变吃得那颗糖上。

等两人回到公寓时,已经快转点,但齐天变还是活力十足,去厨房和素还真分享了那味道并不好的饺子。

睡觉前,素还真帮齐天变吹头发:“既然喜欢,不该这么早回来,明年再去看,每年应该都会有。”

“不去了。”齐天变被吹风机呼出的热风吹得意识熏然。素还真的手一点也不温柔,平时都是齐天变自己来的,这会估计是在检查面粉洗干净没。

“为何?”素还真按停了电吹风,嗡嗡作响的世界一下安静下来。

“看一次就够了,总看多没意思。”齐天变抻了个懒腰,回答的理所应当。他又不是爱好这个,本来就是去约会,可惜顶着面粉的样子太出糗。

“你这样说,和你朝夕相对的素某很伤心啊。”

“你本来就很无聊。”满是不屑。

“嗯。有件事,今晚我一直很好奇?不无聊的你,给无聊的我讲一讲如何?”语气不经意中有些犹豫。

“什么事?”

“就是...就是...”,素还真故意卖了个关子,齐天变回头看他才继续说下去:“就是,你今天吃得那颗八宝糖是什么味道的?”

“你猜啊。”

齐天变把脸凑过去,恶作剧的哈了一口气让对方闻,素还真下意识微微后仰,他便乘机一滚进了被窝。

素还真最终还是没有问齐天变看流星雨时在想什么。

因为那是一种很珍贵的心情。

一种他不会再拥有的心情。





————————————————

其实我每篇素齐素,都是一个设定背景呢..........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系列233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