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川辣五仁味的趣多多
http://bulaoge.net/?quduoduo

(素还真X齐天变)《不适》

现代/素齐


————————————————————————

 

素还真上午回家取笔记本电脑时,发现齐天变窝在沙发上,裹着羊毛毯,沙发脚还放着一袋拆开的薯片,茶几上放着罐喝过的可乐。

过得真逍遥啊。

齐天变听见锁芯被钥匙拨动的声音就坐起来了。这会被素还真打量,便把IPAD上正在放的电影按了暂停,放在腿上。

“没去上课?”

素还真一边询问,一边进书房找自己要的东西。这会显然不是放学的时间,今天周三,早上的课是语数地英体,现在应该是早上第四节课。

他当初扫了一眼齐天变开学带回来的课程表就记住了,比齐天变本人记的还熟。

“请假了,理由是身体不适。”齐天变说得振振有词。躺回去时把毯子拉到腰上盖好,头斜靠在沙发的扶手上,手点开电影的同时,另一只手在沙发旁摸索那袋薯片的位置。

屋里有暖气,所以他只穿了一件蓝色的毛衣,胸前还有浅黄色和白色相间的格纹。

这个理由尚能接受。素还真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来接他的车应该过来了,也没有老师打电话过来申斥,等晚上回来再跟齐天变说。

“我中午不回来吃饭。”

素还真说完这句话,以为齐天变会闹着问去哪,或者要一起去。因为有时候,事情方便的话,他会带齐天变一起。

但是这次齐天变很沉默,就嗯了一声。客厅里电影的声音很大。素还真听见女主角惊慌的大叫,扫射而来的子弹击穿了木柜和里面的酒杯,丁琳咣啷碎了一地,一向活泼吵闹的人却没说话。

素还真提着电脑包站定在那,直到低着头看电影的齐天变歪过头来看他:“你不赶时间么?”

“坐没坐相,好好躺着吧,我走了。”

出门时,素还真回头看了一眼齐天变。毯子从沙发上垂到地上,齐天变窝在沙发里,安静时的侧脸很可爱。不是长相上的可爱,是属于齐天变这个年纪,独属于齐天变这个人独有的可爱。

他原以为这样安静的模样只有等齐天变睡着了才能看得到。素还真嘴角微扬,忍不住想,不过还是个少年啊。

等到晚上回来时,客厅变得乱糟糟。齐天变在沙发上睡着了,毯子歪歪扭扭的搭在身上。素还真过去把披萨的盒子塞进垃圾袋里。还有一些汉堡鸡翅的纸袋,鸡骨头上的油沾到了小票上,通通都丢进垃圾袋。至少这些外卖证明齐天变今天一整天没有完全扎根在了沙发上。


素还真有种打电话把管家喊过来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

他光棍节给对方买的一大盒费列罗也被吃掉了。金色的锡箔纸被展平了叠放在一起。是有多无聊啊,素还真心里笑了笑,却没有丢掉这些。他还把散落在对方怀里的两张捡了回来,整整齐齐夹进《资治通鉴》的书里,插放回书架里。

回到客厅,人还在睡。双人毯都盖不住一个人,睡相真糟糕。素还真揉了揉眉心,想了想还是没有叫醒齐天变。

齐天变睡得昏昏沉沉,觉得全身都不舒服,梦中无意识的皱着眉头。

早上课间在楼梯扭了脚,整个脚踝都肿起来了,疼得没法上课,老师也痛快的批了假,让他回去休息,顺便去医院看看。但是素还真今天一整天都有事。下午的时候,他找了支红花油抹了两下,感觉好多了。

红花油的味道很大,所以素还真在食物混杂的气息中依旧闻到了,也猜到齐天变身体不适的原因所在了。他扔了垃圾,特意用热水洗了手,这样连指尖都是暖和的。

齐天变只觉得梦里迷迷糊糊的,脚上累赘似的疼痛慢慢的减轻了几许。

暖暖的触感在肿痛的地方游走,时不时的轻轻摁揉的两下。那种长期压迫神经的不适渐渐减缓的感觉,像柔柔的水波舔吻着他的心脏,太舒服了。

他眉头舒展,微微侧头,脸不自觉的往沙发背上靠了靠,仿佛那是素还真的背一般。

结果突如其来的疼痛惊醒了他,脚踝上被重重的一捏,齐天变顿时感觉脚要断了,半声痛吟卡在嗓子里。他猛地睁开惺忪的眼,看到素还真坐在他面前,正捏着他的伤处。

下意识想要缩回那条腿,结果被素还真死死拉住。

“刚刚只是检查一下你脚关节伤的程度。推拿不可能不疼,良药苦口,下重手你才好得快。你那样胡乱涂两下,简直是浪费我的好药。”素还真温和的说。

齐天变试图把腿收回来,他对素还真这种微笑已经形成本能抗拒,肯定不是好事。

“不用了。”齐天变的回应又快又冲,如临大敌。

“很快就会好,这样你明天的课也不会耽误。”

素还真语气很好,还坐得离齐天变更近了一点,不容拒绝的把齐天变的小腿放在自己腿上。齐天变在心里刷屏,他明天也不想去上课,更不想被捏得死去活来。

齐天变没有再得到向素还真抗议的机会,素还真下手又黑又快,痛得他生理眼泪都泛出来了。齐天变虽然嘴里虽然间间断断的讨伐着素还真,却没有呼痛。

“你处理的不当,才肿得这么厉害。”

捏完之后,齐天变没有力气跟素还真讲话了,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声。素还真握着齐天变的脚踝适度的活动这个关节,这个动作就温柔多了。

“你也不想以后走跳的时候有后遗症吧。”齐天变心里不满,哪有这么严重,装模作样。但这种想法坚持了两分钟,还是败下阵来,终究是承了素还真的好意。

哼,就是装模作样。

齐天变咬着牙又暗自嘀咕了一遍,好像心里最后再强调一遍,自己的自尊就能挽回一点似的。

“还是不舒服。”

齐天变收回自己的腿再次失败了。他皱眉,难道我的腿被你揉了一回,就是你的了么,一点主导权都没有。

素还真帮齐天变把腿搭在沙发的靠背上,齐天变的坐姿变得有些可笑,解释道:“休息时,尽可能把脚抬高,可促进血液循环,降低踝部肿胀。你今天早上要是告诉我脚伤了,可能这会就好多了。”

这还是我的错了,气得齐天变恨不得用脚去踩素还真的脸。

“耶,你的脚肿的跟包子一样,我觉得这个星期你都不会想吃包子了。”素还真开玩笑。

“我是说,胃不舒服。”齐天变不理他,伸手去拿可乐,想要喝,先前说了那么久的话,嗓子有点干。

听到这,素还真顺手就把可乐推远了一点,对方拿了空。

素还真想起先前那一堆吃的,齐天变多半是消化不良了。结果齐天变吃了消食片,还是说不舒服。素还真问具体哪不舒服,齐天变说来说去都是叫人听不明白。最后,素还真只好自己伸手检查确认。

当齐天变感觉素还真的手打算从毛衣下摆伸进去时,反对已经晚了。而且他的脚不方便,两人正是面对面,素还真在他双腿间居高临下,齐天变僵硬得腹肌都要绷出来了。

都是男人也没什么,但只要低眸就能看见素还真近在咫尺的脸庞,他的睫毛,他的鼻子,还有...他的嘴唇。

齐天变不知道眼神该往哪放,只好看着素还真头顶的发丝。灯光穿过对方的头发,白色的柔光降落进他的眼底。光晕扩散,世界变得狭小起来,似乎只有他和素还真,还有他的呼吸。

连带呼吸也小心翼翼,生怕气息将他的心情泄露给了素还真。

素还真温暖的手正在毛衣下的皮肤上经过,停在了胃的位置。齐天变细窄的腰身因为衣服被撩起,难免露出了部分,这叫他觉得有些不安。

 齐天变觉得时间过得太慢,过了片刻,素还真检查之后,下了定论:“就是吃撑了,还是再吃一片健胃消食片吧。而且,药效是慢慢发挥的,你现在好点了吗?”

齐天变推开素还真的头,整理好衣服下摆,心情被搅的乱七八糟,没好气的大大咧咧道:“如果是你伤了脚躺在下面动弹不得,我就好多了。”

素还真听了这话也不恼,只是微笑。

































































———————————————————————————————



好想亲手调戏小猴子啊(变态



一个段子,我也能胡扯这么多.....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