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川辣五仁味的趣多多
http://bulaoge.net/?quduoduo

(玄嚣X天罗子)春城何处不飞花

吱—————————————无肉版

       玄嚣在自己殿中睡了一个午觉。

       不是在舒适的床上,而是在书桌前,阳光穿过他的白发与纤密的睫毛,落进他狭长的眼中,朦胧的好像一场轻梦。

       他梦见了天罗子。

       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在花园中,隔得很远,个子小小的躲在逸冬青身后,逸冬青满脸疼爱,叫人羡慕。

       玄嚣只看见了有只白皙的小手将逸冬青的衣袍抓的很紧,是天罗子的。

       如果不是生死相克的仇敌,那么,天罗子也该在他身后追着叫哥哥吧。

       玄嚣向来心高,却偏偏排在十八之末,前面十七名兄长,没有小弟,所以他对这位特殊的小弟很是关注。

        后来在森狱关押着天罗子的日子里,他曾带天罗子去谈话,踩在森狱的月光里,可惜天罗子对他防备甚深。

       两人冷了场,玄嚣心中不悦时,天罗子轻轻的对他说,十八皇兄,我记得那边有株白梅花。

       天罗子一身白袍,和他差不多高,却总是带着一股未脱得稚气,玄嚣听得出来,这句皇兄根本不是真心的。

        他扬眉说道,死了。

        天罗子低下头去有些难过,那是他母亲所植,是不一样的,但玄嚣不会给他去看的机会。

  玄嚣把对方那点小情绪看在眼里,没有说话,心里笑了笑,欺负一个命格克制自己的人,很有意思。

       明明命格噬兄的是他,却一副要哭了的神情。

       又把天罗子关回牢中后,他独自去了那颗树下,抬眼望去,白梅在枝头簇簇。

       繁花映眼,他脑海中没有冒出什么大雅脱俗的诗句,只有两个字,干净。

       很适合天罗子,却不适合森狱。

       玄嚣走出殿外,外面起了大风,天上白瓣飘飞,暗香浮动,是白梅花,他的住处也种了这种花。

       天地间仿佛充满了一个人的味道。

       干净的味道。

       玄嚣突然想起来,喜欢这花的天罗子已经不在了。

       是他杀的。

       血液模糊了记忆中天罗子的脸庞,伸手接住一朵白梅花,玄嚣低声说了两个字。

     死了。

       不知道是在说飘零落地的花朵,还是埋没在黄泉下的人。









评论(8)
热度(8)